這碗湯有「洋蔥」 廖玉蕙家的豬腳湯生日才能吃

文/記者蔡瑞宇 攝影/記者陳宇睿
2019-01-18

有別於常見的水煮、紅燒做法,飲食文學作家廖玉蕙家的蹄花豬腳湯,傳承自母親的獨門手藝,以蒜頭、蒜苗、冰糖、米酒熬煮,白色的濃郁湯頭裡,還會淋上少許醬油做色添香。這道也是來自台中潭子的廖玉蕙家中,一年只有一次,生日限定才吃得到的媽媽味。廖玉蕙/台中潭子人,曾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教授。從事文學創作近30年,出版50餘本書,散文曾入選《臺灣飲食文選》,戲稱自己寫的不是飲食文學,而是生活。(記者陳宇睿/攝影)

「想媽媽的時候,就喝湯。」

來自台中潭子的廖玉蕙,在台北教書多年,與台北東門市場的肉販好熟稔,她提到,自家的蹄花豬腳湯,只選用黑毛豬的豬腳入菜,修去細毛的豬腳剁成圓箍狀即入鍋汆燙,燙去血膏與雜質,便算完成前置作業。

有別一般用水煮、紅燒,廖玉蕙的豬腳湯傳承自母親,以糖、米酒熬煮,再淋上醬油做色添香;傳到廖玉蕙則再加入不搶味的筍子,讓一家大小回味再三。廖玉蕙表示,這也算不上什麼烹飪手法,母親的豐盛料理,成了家人認同的家的味道。熟稔的肉販已將黑毛豬整理乾淨,等廖玉蕙來取。(記者陳宇睿/攝影)

回憶起母親,從小在廚房幫忙的廖玉蕙,直說媽媽是廚房裡的巨人,在廚房裡好專制,處處有規矩,卻對食物的接受度很前衛。媽媽的本省菜「蔭肉蒸瓜」與廖玉蕙學來的外省菜「紅燒獅子頭」,母女倆不同的菜色,在廚房激盪出美味火花。

廖玉蕙說,從小父親收入並不豐厚,在早年食物匱乏年代,母親要養活一家大小不容易,但每逢孩子生日,卻還是會想盡辦法弄豬腳熬一鍋湯,拌麵線給孩子過生日;想起母親還在時,常叮嚀兄弟手足不能散,這鍋湯遂成為兄弟姊妹團聚時,思念母親的一帖暖藥,飽暖肚腸之餘也撫慰思念母親的心。即使已經長大,廖家兄弟姊妹慶生時,還是會想起那道母親(左)的豬腳湯。 (圖片提供/廖玉蕙)

 

 

下一頁:動手來做豬腳湯

 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已經加好友了,謝謝
歡迎加入【自由玩咖】
按個讚 心情好
已經按讚了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