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生「雜草」必有用!七年級女生遍嚐野草煮茶創業

文/記者姜凱玲 攝影/記者沈昱嘉
2018-12-10

林芝宇喜歡到處採集雜草,將不同雜草搭配一起,煮出一杯「土地的茶」。 (記者沈昱嘉/攝影)

有沒有想過在路旁看到的雜草,也可以變成一杯溫暖的熱茶?「雜草稍慢」創辦人林芝宇,將隨手可得的雜草,煮成茶、做成料理,使每一株雜草都能被重視。

走在城市巷弄中,有多久沒有好好看過路旁的小草小花,和水泥牆上攀爬的植物?林芝宇告訴我們,即使是一條平凡不過的住宅小巷,也可能處處充滿驚喜。

起初還是上班族的林芝宇,因為對自己的生活感到困惑,於是辭職來到台東都蘭,和阿美族人一起生活了4個多月,發現人生能有不同的可能性。接著她開始環島旅行,以務農換宿,某次在宜蘭除草時,隔壁阿伯對她說:「這株草叫土香,是很好的藥草,對感冒有幫助。」她說自己當時如同被雷打到般,發現每株草都有它存在的意義,決定開始學製作青草茶,後來更在恆春拜師學藝4個月。

療與癒,從親近土地開始

而她的觸角之所以從青草轉變為雜草,是某次她在深山裡尋草,看見路旁的草不自然地枯黃,一旁溪流裡也有死掉的螃蟹,心想是不是因為除草劑的關係?看見土地默默承受汙染與傷害,她非常難過,轉念想為土地煮一鍋茶,煮出土地的滋味。

而之所以有「雜草稍慢」這一名稱,是受到雜草的啟發,也是提醒自己,要有自己的步調,相較於以往,一個更慢的節奏。她認為城市對雜草的容許度較低,只要雜草長得太茂盛就會面臨被除平的宿命。所以每當她在做城市雜草採集時,都會一邊修剪,一邊溫柔地請這些植物長得稍慢一點,讓她能夠慢慢將這些雜草介紹給每個人。林芝宇並不是要賣茶,她想作為一個雜草與人們的溝通橋樑,希望大家都可以做「自己家的雜草茶」。

林芝宇認為,很多人喝茶講求療效,但自身若沒有跟土地接觸,其實療效是不大的。土地知道我們需要什麼,尤其喝自己採集的草製成的茶,因為和土地連結最深。當我們開始親近土地,就可以得到療癒的效果。

林芝宇將嬰兒包屁衣灑水、放土,沾滿鬼針草的種子,讓鬼針草在上面自由自在生長,象徵重生的意境。(記者沈昱嘉/攝影)

毒與否,由身體感受來定義

談起怎麼分辨雜草有沒有毒呢?林芝宇說其實很難去定義毒性,因為每本書說的都不盡相同,可以把所有食物都當作是有毒的,過量就是毒,需斟酌用量。而她自己在採草時都會親自試味道,用淺嚐的方式,比較苦澀、辛麻,有一些刺激性,對她來說可能是有毒的徵兆,若只是微毒,可以透過曬乾或是熬煮,降低毒性。

即使同一種植物,在不同風土孕育下,味道和感覺都不一樣,而台灣野生的雜草本身性質多偏涼性,可以清熱解暑、幫助代謝。林芝宇說如果想多認識雜草,可以從閱讀書籍、詢問前輩、路邊多看多聞,或上網查資料等方式去了解,讓大家找回古早以前的智慧。

臉書:雜草稍慢 weed day

林芝宇用自製的雜草筆親手寫下每一鍋茶的配方。(記者沈昱嘉/攝影)

近期林芝宇在做城市採集,不管是路旁小草,或是攀爬在牆上的植物,都是她採集的對象。
(雜草稍慢提供)

林芝宇將採集而來的雜草整理、曬乾,再煮成茶或食物。(雜草稍慢提供)

 

 

 

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 點我下載APP  按我看活動辦法

已經加好友了,謝謝
歡迎加入【自由玩咖】
按個讚 心情好
已經按讚了,謝謝。